糖封夜

是给魔女的同人,是中秋节的尽管这现在已经晚了(捂脸)

 *应该是PE
    *感觉自己ooc了(捂脸)
 *怂到炸不敢艾特亲妈系列(捂脸)
    错过一大堆节日就近找了个中秋节,因为想写却又没时间,抽出空子就写了
————————————————————————————
“Hey,kids.”sans带着那副一如既往的懒散笑容,慢步凑近了frisk。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合上了一只眼睛,漫不经心的说。
  Frisk摇摇头,她对于节日一向没什么概念。
  sans无奈的叹口气。“今天是中秋节啊,中秋节。”sans的语气略显无奈,他可不知道面前这小家伙连中秋节都不知道。
  “不过,现在你知道了。”
  sans笑笑,左手从兜里拿出了一块月饼,他拿着那月饼慢慢悠悠的说。
  “今天,要吃月饼,不过既然你不知道今天是中秋节,所以也一定没准备月饼。”
  说着,他把月饼递给了Frisk。
  “那我就把这月饼给你了,别太感谢我哦。”
  把月饼递给Frisk之后,sans就转身离开了。
  Frisk本来想要叫住他,却因他的一句话停住了动作。
  “中秋节,是跟家人团聚的时候。”
  说完,sans的身影慢慢的消失了,他走的每一步都很小,不过移动的速度和他的步子大小可不成正比。
  Frisk沉默了,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不过那里没有她真正意义上的家人啊。
  “嘿,Frisk。”
  身后出现了那一抹执念体,飘到她的肩上悠哉游哉的哼着小曲。
  “怎么,你的中秋节没有人陪吗?”
  他的话语是关怀的,不过语气上可听不出丝毫的关心啊。
  Frisk点点头,她的确没有家人。
  “哈哈哈!没想到我们的小女巫没有人陪啊!你不是有那么多的,朋友吗?”
  Chara无情的嘲笑让Frisk感到不是很舒服,她本想出口制止的时候却发现那笑声已经停止了。
  “我也,没有家人。”
  Chara的声音带着一些遗憾,和Frisk读不懂的语气。
  她把月饼掰下来一块,递到Chara的面前。
  “...你知道我不能吃这东西吧。”
  Frisk笑着点点头,她的确知道。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中秋节快乐,Chara。”
  Chara沉默了片刻,把头扭到另一边,不去看Frisk带着笑容的小脸。
  “中秋节快乐,Frisk。”
  Frisk笑着,低着脑袋吃起了月饼。
  Chara在她肩上,抬起脑袋看着那片天空,尽管现在是地底,TA却仍然可以感受到外界的月亮的明亮。
  “Asriel..我好想你。”
  TA小声的说着,目光从天上重新落在了Frisk身上。
  这位小女巫,她会救会Asriel,她会的。
  那时候,再跟Asriel好好儿的重新过一遍中秋节吧。
  看着Frisk吃的很开心的小脸,不管她能力怎样,只能把这个任务交给她了啊。
  加油吧,Frisk。
  为了Asriel,为了家人,同样的,为了你重回地面。
  兴许当你做到之后,我才会正眼看你吧。
  现在,还是让这个小女巫好好享受一下中秋节吧。
  还是那句话。
  中秋节快乐。

  

王国之下终于更新了(。)

  “快点!别让他们跑了!”

  士兵的喊叫声传来,伴随着一阵阵的跑步声和盔甲摩擦发出的声音。

  在士兵前面的是一家人,曾经是王国的政客。

  因为与国王政见不和,收到了驱逐,在驱逐途中想偷跑走,不过看上去并未如愿。

  “快跑!快跑啊!”

  一个男人奔跑着,身旁是他的妻子,身后是他的孩子。

  那个孩子不断的奔跑,却不小心被脚下的藤曼绊住摔倒在地上。

  “...来不及了!frisk,快起来,来。”

  男人拉起了名为frisk的孩子,身后的士兵越来越近,他看上去却十分的镇定,与刚才那样的焦急有了鲜明的对比。

  “Frisk,我要你拼命的跑,往北方跑,千万不要回头。”

  “那你们呢?”frisk问道,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转,天上适时的下起了雨,雨水打在身上,使他感到很冷。

  男人笑了,递过去了一把镶这红宝石的匕首。温和的说

  “我们不会有事的,现在快跑吧。”

  说完他还往北的方向推了一把frisk。

  frisk呆呆的看着他的父亲,不知道说什么好。

  “快跑啊!”

  男人大声的喊,frisk被吓了一跳,片刻的犹豫之后,他转身向北,拼命的跑,一边跑一边哭,他甚至还能听到父亲母亲被利刃切割而发出的惨叫声音。

  他怕极了,但是他不能停下。

  他还在奔跑,下过雨的土地十分的湿滑,使那些士兵的脚步也变得迟缓了些,这让他可以跑的更远。

  当他跑到那个被诅咒的地界,也就是伊伯特山。

  伊伯特山的山口是他的逃生的必经之路,但是在那山口不远的地方,一根藤曼悄无声息的伸出。

  他在仓促之间没有注意到那根悄然伸出的藤曼,他被藤曼绊倒了,径直跌入了那深不见底的洞穴。

  那一瞬间,他认为自己死定了。

  不过,洞穴里的那堆花却救了他一命。那些花看上去有些陌生,他并不认识。

  “那个小鬼呢!?”

  领头的士兵长粗鲁的喊叫。

  “好像是掉进了伊伯特了。”

  一个士兵回答到。

  “我觉得他已经死了,长官。”

  士兵长点点头。

  “也对,掉入伊伯特里的人没有可以活下来的。走吧,回去喝一杯去。”

  随着士兵们嘈杂的打闹声音越来越远,frisk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山口太高,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了,那么这里唯一的一条路是...

  面前的黑色的,充满危险的山洞了。

  而我们的主人公,frisk的故事。

  也正式拉开序幕。

  UnderKingdom

  王国之下。

  

  

拾荒X繁华 PART1

  拾荒X繁华 PART 1

  拾荒者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周围荒无人烟,只是一块平地而已。

  他是怎么来的这个地方的?他不知道,一睁眼就在这里了。大概是时间线的混乱吧。他想。

  他四周望望,朝着一个大概是东方的地方慢慢的走着。他双手插兜,背上的灯笼随着行走的节奏上下摇摆着。

  过不了多久,他看见了一个...应该说是另一个“自己”?那个自己穿着黑色高领的复古装扮,腿上穿着白色的长筒袜

  真是稀奇,他想着。本想就这么绕过去好了。那个人的衣服实在是太过复古以至于让自己看着他都感到昏昏欲睡了,他向来对古老没什么兴趣。

  但是那个怪物却发现了他而且不打算就这么看着他绕过自己。

  “喂!那边那个人!”

  他大声喊着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他无奈的叹口气,在远处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那个人不依不饶,甚至凑近了他,白色的眸子仔细的打量着他。

  “你这么长得跟我这么像?"

  "..."

  他默不作声,他不觉得面前这个人会看不出来他们俩的长相问题,这种情况下如果回答了他兴许还会被他反咬一口。

  ”喂,你不会是个哑巴吧?”

  他摇摇头,略微抬起有些倦意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骨头。

  “我是sans,怪物sans。“

  他停顿了一下。

  ”来自一个不属于这条时间线的地方,你呢?“

  ”我是sans,同样的,如你一样是个怪物。“

  说完他还嗤嗤的笑了起来。

  他歪了歪脑袋,不知道面前的这个"自己”在笑些什么,不过他不想知道就是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找到方法回到自己的时间线上,‘我’”

  那个“我“字带着明显的挑衅的意味,仿佛就像自己是他的替代品一样。

  令人厌恶。

  他低下脑袋,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

  "我想也是,sans。"

  另一个sans笑了,说到

  ”那好吧,就由我来带路吧!“

  然后正要他想要带路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跟拾荒说到

  ”你应该庆幸“

  他停顿了一会,再次回头的时候带着猩红的眼眸注视着拾荒,危险的气息在他身边围绕,仿佛想要将自己吞噬殆尽一样

  ”你现在不在单子上,接着努力哦。“

  拾荒轻叹口气,仿佛那危险气息对他没有作用似的。

  抬起脑袋带着左眼惨白色的荧光,灯笼里的GB炮碰撞玻璃发出叮叮当当的嘈杂响声

  ”你也应该庆幸。“

  GB冲破了灯笼的枷锁,盘旋在他的左肩上方,在空中慢慢的变大,最后就如同俩个sans垒起来的大小。

  ”庆幸与在我眼里你简直没有任何值得被我杀死的...对我有利的地方。“

  ”接着努力。小可爱。“

  GB的眼眶同样带着惨白的荧光,剑拔弩张的气息蔓延在两人之中。

  "别挑战我,你不够格。”

  话音结束,拾荒收起GB,一言不发的往东方走着。

  他难得这么激动了,看来这个自大的家伙还是不错的。

  拾荒如是想到。

  他有没有弟弟呢?有没有人类呢?

  他的pap怎么样呢,一切都好吗?

  我的pap呢...我好想他...

  他晃晃脑袋,当务之急是找办法出去。

  在之后...

  在之后的事情就之后说,不过要和这个家伙一起走下去还真是不怎么让人开心。
(未完待续。)  

是,拾荒sans和繁华sans的文,小声
@死亡中二污妖王魔界小冥明 艾特一下繁华之下亲妈,夸爆他家sans,小声

是拾荒的sans,就叫拾荒者(小声)艾特一下小画手 @black黑黑啦啦啦w

他是个很冷淡的孩子,在经历过那些事情之后变得沉默寡言且不是很相信别人了。

大概是新的AU,拾荒传说

在PE线的结局之后,sans和艾菲斯曾在陆地上开了一个实验室。

  本来一直都没有什么事故发生,不过直到一天什么都改变了。

  一场蓄谋已久的实验事故,让实验室的各种化学物产生了反应发生了爆炸。

  大量的有毒气体泄漏,整个陆地生灵涂炭。

  人类的国王抛弃了怪物躲在了保护伞低下。

  怪物就只能带着防毒面具苟活在毒气之中。

  而sans,他的家人,朋友。

  无一幸免。
         sans就作为一个苟延残喘的拾荒者,寻找着所有的实用品。

并且寻找着复活他兄弟的方法。
  (以上是背景以及艾特一下帮我画了拾荒者的小可爱 @black黑黑啦啦啦w

中秋节快乐啦——

  在一片金色的麦田里,frisk坐在其中。微风抚摸着她的脸庞,让她觉得有些痒痒的。阳光洒在她身上,温暖了他的身心。
  他手里捧着一个圆盘状的用荷包,看上去抱着的似是一个月饼。她微笑着,今天可是中秋佳节,怎么能不和自家的亲人朋友一起吃月饼呢?
  说着,她的朋友chara就爬上了她的肩膀。小小的chara坐在她的肩膀上,晃着两只小脚,哼唱着一首广为人知的调调。
  frisk眯着眼睛,侧着脑袋问chara
  “要吃吗?”
  chara连忙点头,似乎如果她不赶快答应frisk就会自己吃完似的。
  这副慌张的可爱样子逗笑了frisk,她打开荷包轻轻掰下一小块递给了肩膀上的小可爱,chara一跃而起飘在空中捧吃着手里那一小块的月饼,是五仁馅儿的。
  chara的脸因为喜悦而涨的通红,还没有咽下嘴里的月饼,含糊不清的称赞道
  “好吃!”
  说完还意犹未尽的舔舔手指,真是可爱极了。
  frisk又笑了,掰了第二块递给chara,chara也只是赶忙的接着继续吃了。
  如此反复,chara大概吃了五块左右就吃不下了,揉着鼓鼓的肚子满意的躺在了frisk肩膀上。
  frisk拿起剩下的一半月饼慢慢的吃起来了,她点了点头。
  的确很好吃,怪不得她这么爱吃。
  在吃完所有月饼之后,frisk也躺在麦田里,大字摊开。chara躺着她的肚子上,看上去是睡着了呢。
  “中秋节快乐啦...”
  还时有时无的说着这样的梦话,真可爱。
  “中秋节快乐,chara。”
  frisk小声应着,合上双眼感受阳光的沐浴。
  慢慢的慢慢的,她也进入了梦乡。
  她梦见了一个美美的甜甜的梦。
  一个关于月饼的美美甜甜的五仁梦。
  ——————THE END——————
@冰·咕咕咕·焰 是你家的人类组,小声

今天这个云有点好玩hhhhh
后面还有滤镜,因为滤镜太好玩了hhhh
手机像素也就这样了,拍不好hhh

一个人渣,一个痴情的

Misery:

帮k,人渣真的可怕,我初恋就是人渣,当着我面把我ntr

视尔不臧我思不远: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请大家帮帮忙举报这个人渣!!!

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同学,姓陈,我们都是初三,她和我们班一个渣男谈恋爱了。
这个渣男很恶心!长得不好,性格不好喜欢打骂陈,但是陈很傻,为了谈恋爱不顾一切,成绩也一落千丈,朋友们都劝她分了,但是她傻到不同意。作为朋友,我很为她担心,也看不惯这人渣,所以请大家帮助我!

  就,本子到了x
开开心心准备吸了(苍蝇搓手)
然后夸爆个袜! @个袜
(等等我在翻看的时候为什么会有一种在看经书的仪式感……果然还是供起来比较好啊)

我日为什么小英雄怎么燃啊啊啊啊啊啊
(死亡)瞬间入坑了,感觉又是一个无底洞
我超喜欢咔酱.jpg